威尼斯人

欢迎来到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威尼斯人第260章 怪我咯
2021/01/06 来源:威尼斯人
    “马大炮过分了,逮谁骂谁啊这是,人家墨镜王又没惹你!”

    “受迫害臆想症者吧,没得奖就一定有黑幕?”

    “这届金马奖有黑幕吧!看到今年的影帝后,我都笑喷啦,跟小孩子玩过家家似的,支持冯导!”

    “徐幡能和朱丽亚罗伯茨比吗?黄剑业不是内行,那你是内行?既然不在乎奖,你马小刚跑到网上鸣什么不平啊?卖了几部片子就不得了,自以为是。”

    “马小刚每次一有是什么事就在那怼这个怼那个的,金马奖不公正就说金马奖呗,还把一大堆导演都骂上了,真以为卖了点票房就不得了了!”

    “明知道拿不到奖,还去报名,眼巴巴地跑一趟宝岛,真不给你奖了,又在这叽叽歪歪,这不就是没拿奖不甘心嘛,装什么呢,真那么有骨气你看看老谋子,看看李谦,人家从不报名金马奖,什么事都没有。”

    “就是,嘴上说不在乎,实际比谁都想拿奖,说的那么好听!”

    “其实马小刚就是这个脾气,金马奖今年确实难以理解。”

    “回来了回来了,七年前的马小刚回来了,当年可是连张一谋、程凯哥都骂的,写本破书还连带着把葛忧、张国利两个好友给黑上了,这次有点当年那范了。”

    随着一众香江、宝岛电影人力挺金马奖,并且回击的言辞相当文明,马小刚又是满嘴粗话之后,网上的舆论从之前李谦出声的一边倒,变成了五五开。

    网民和各路媒体,有挺马小刚的,也有骂他的,各自对半。

    马小刚有些发蒙,这才过了一天,怎么突然就变了?

    “啪!”

    他实在是搞不明白,李谦出声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支持他的,怎么倒自己就不一样了?

    而且,这伙人怎么没有一个去怼李谦的,全都冲着自己来的。

    “这算什么回事!”

    马小刚想了半天都想不明白,本来是想有李谦分担一下火力的,这下倒好,全都自己一个人受着了,压根没有人去找李谦。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这次是被李谦给坑了。

    本来骂了一个星期都消停了,也过去了,要不是李谦插一杠子,马小刚也不会再骂了。

    没人分担火力了,只剩马小刚他一个人独自承担

    李谦等了一天,那位金马主席没回自己,光和马小刚对线了,倒是有点失望。

    不过,马小刚一个人面对对面一群人,倒是有些应付不过来了。

    也没人帮他说话,敢说话的张一谋、程凯哥也早被他怼过了。

    还是七年前,他就面对媒体对两大导演评头论足,说程凯哥是一个适合呆在象牙塔里的人,他的脑袋后面有一个光环,他的东西适合多少年后拿出来给人研究历史用。

    那时候程凯哥还没拍《无极》,还被高高地捧在神坛上,就敢这么说,可见一斑。

    对于张一谋,马小刚说我就别说了,因为以前我批评一句《英雄》就得罪了许多人。

    赤果果地嘲讽,好像是被威胁了一样。

    至于得罪不起金马奖的,更不会站出来了。

    也就是张元作为金马奖评委,说了和宁昊一样的话,宝岛评委不太喜欢《唐汕大地震》这种电影,《玩酷青春》虽然一般,但是吕丽屏的表演值得一个影后。

    越来越热闹了,孙大炮也是连连发声,“他们把票都送来了,我也没时间去看,以后也不准备去,我怕走‘偏’了,它离我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非常远。我其实看的电影很少,要看也只看好莱坞电影,至于国产电影,我百分之百地不看,它什么时候转变了再去看,而转变观念是一个很长久的过程。”

    把所有国产电影都骂上了

    马小刚也立即回应,“我不想说他撒谎,可能是他产生了幻觉,我不会给他电影票,他需要吃药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他送药。通常来说我是不建议让病人看电影的,那样是很不人道的。我们不仅要对病人负责也要对同场观影的观众负责。”

    一来二去,转变成了孙大炮和马大炮的骂战。

    而且孙大炮那翻言论打击面太广,渐渐地马小刚的支持者多了起来。

    贺岁档越来越热闹,不过热闹的不是电影,而是两个人的骂战了。

    而贺岁档另一部大片,江文自导自演的西部片《让子弹飞》也即将上映。

    李谦也来参加了一下首映礼,也再大银幕上重温了一下这部电影。

    不光李谦来了,马小刚也来了,他也在电影里客串了一把。

    “马导来了,最近辛苦了。”

    作为晚辈,李谦当然是尊敬前辈、老人家的,主动上前打个招呼。

    一看李谦,马小刚气就不打一处来,“哟,这不是李导嘛,我还以为你消失了呢?”

    要不是李谦发声之后又不吭声了,至于他一个人面对这么多火力嘛,要不是孙大炮出来搅局,转移视线,那还没完了。

    新仇旧怨加一起,马小刚看着李谦这笑眯眯的脸,都忍不住想一巴掌招呼下去。

    人家电影首映,大好日子这阴阳怪气的,没点涵养。

    不过他这意思李谦也明白,不就是说他不吭声了嘛。

    但是,怪我咯?

    谁知道他们为什么退缩不来对线了,是金马奖先不吭声了,李谦总不能追上去咬吧,

    李谦摇摇头,“马导这话说的,我好端端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消失呢。”

    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到李谦这标准微笑脸,马小刚就越发地烦躁和不爽,一眼都不想看了。

    “希望月底李导不要再消失了!”

    丢下一句话,马小刚冷哼一声,扭头就走,不搭理李谦了。???

    这就走了?

    人家跟你聊天呢,话没说两句就跑了。

    什么人啊,跟黄忠军一样,那次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结果说两句话就生气走了。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倒是一类人。

    首映式还没开始,现场也没有熟人,李谦一边应付着一些看起来眼熟,但是不认识的各公司高管,偶尔有些演员走完红毯进来也来和李谦打招呼。

    《让子弹飞》也是大制作,在奥体中心举办首映礼。

    《我是传奇》半个多月之后也会在这首映,毕竟是大片,而且这种空旷的环境,到时候又一片漆黑,比电影院半封闭的环境可能观影效果更好一点。

    好不容易有个熟人,王晶花也来了,《让子弹飞》里好几个他旗下的演员,而且她也是江文妻子的经纪人。

    带着旗下年轻演员来见识见识大场面的王晶花没想到在这也能碰到李谦,有些尴尬。

    本来这样的大导演是每一个经纪人要巴结的对象,但是当初《生死频率》试镜有些不痛快。

    电影大卖之后,已经是内地第一经纪人的王晶花也没拉下脸主动来示好,实在是李谦太年轻了。

    等到《月球》大卖两个亿,再想来示好的时候,又顾及到李谦的脾气,怕李谦不接受还白挨一顿嘲讽。

    那时候李谦已经被传成狂妄、自大的臭脾气了。

    现在王晶花倒后悔了,现在李谦手上的电影资源,比哪家公司都多,而且全是优质资源,哪怕是她这个国内第一经纪人,都要垂涎三尺。

    正犹豫不决要不要上去攀谈,道个歉的时候,李谦看了她一眼,又和别人说说笑笑了。

    在面子和利益之间,纠结了一会,内地经纪人大姐大的王晶花还是没有凑上去,带着旗下一男一女两个重点培养的年轻演员四处交际

    等的时间有点长,陆陆续续有各路明星走完红毯进来,江文、周闰发、葛忧三巨头也带着一众演员进来了。

    李谦也打了个招呼,都是第一次见。

    江文长的就跟个土匪头子一样,特豪气,发哥老态开始明显了,葛忧表面上看起来和大部分影视影响差不多,也仅限于表面了。

    没多聊,李谦就是来看电影的,脑海中回顾记忆,总没有大银幕效果好。

    不去深究电影的内涵,就表面上看的话,也是很有意思的一部片子。

    开头马小刚和葛忧在火车里吃火锅被打劫的戏份就让现场气氛活跃起来了。

    张麻子拿黄家团练教头立威,让黄四郎蒙羞,黄四郎决计报复,管家胡万害死老六,老六冤死。

    莫名无端的诽谤,苍白无力的解释,还有那可耻的良心,最后选择了用剖腹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们看,是不是只有一碗!”

    捂着肚子的房祖明端着一碗满是鲜血的凉粉大声质问周围的人,但是没有人听他的,看完热闹各回各家了。

    现场观众有些憋屈和不忍心,不过李谦依稀好像听到了不知道谁骂了一句“撒币”。

    李谦摇摇头,这就是现实啊。

    老六怕的不是那些围着他的小人、走狗和看客,而是他的良心的不安,尤其是那无端诽谤还要被牵连到他敬重和追随的张张麻子。

    他最终剖腹就连他自己也觉得理所当然,和胡万用命下了赌注,认为就算死了也能为自己挽回名誉,不过一命换一命罢了。

    天真,这样的人现实中也会做很多蠢事,也经常会有人暗地里嘲笑一句撒币。

    艺术和商业的结合,江文这次做的无可挑剔。

    张麻子炸死、三位主角精妙绝伦的对话、雨夜乱斗全程无尿点,又全程值得深思。

    “寡妇不能睡,必有大灾”

    “她已经是个寡妇了,我不能让她守活寡。”

    这些类似的台词让人拍案叫绝,现场笑声几乎没停过。

    最后,普东就是魔都,魔都就是普东,离开鹅城跑魔都去了。

    可是,电影的背景是民国元年八年,也就是1920年,那个时代还没有普东这个说法,1958年才有普东县。

    这么明显的问题,就全片那么多细节来看,肯定不是漏洞。

    而且,巧合的是,电影里说前几任县长已经把鹅城的税收到了90年以后。

    当时是1920年,90年以后,不就是今年2010年嘛。

    全片都是内涵啊。

    电影结束,全场观众掌声雷动,甚至所有专业电影人、影评人都激动地用力拍手。

    看着样子,真的要像电影里张麻子说的那样,站着把钱给挣了。

      <code id='48af8'></code><style id='386d7'></style>
    • <acronym id='af156'></acronym>
      <center id='802a8'><center id='24fbb'><tfoot id='50167'></tfoot></center><abbr id='45902'><dir id='1c443'><tfoot id='684ef'></tfoot><noframes id='c4381'>

    • <optgroup id='7fd58'><strike id='c1c25'><sup id='a57f0'></sup></strike><code id='1d072'></code></optgroup>
        1. <b id='508fa'><label id='65f5a'><select id='27ce1'><dt id='0c3e4'><span id='52403'></span></dt></select></label></b><u id='e558d'></u>
          <i id='21137'><strike id='6a463'><tt id='03ee8'><pre id='bc981'></pre></tt></strike></i>

          百度 搜狗 360

              <code id='c2cee'></code><style id='d6049'></style>
            • <acronym id='f5ca6'></acronym>
              <center id='fccc7'><center id='e8630'><tfoot id='35cfd'></tfoot></center><abbr id='3e069'><dir id='47f5a'><tfoot id='ed9b5'></tfoot><noframes id='51e8d'>

            • <optgroup id='e7f18'><strike id='ba7fd'><sup id='88d00'></sup></strike><code id='fee8e'></code></optgroup>
                1. <b id='65eca'><label id='6ae27'><select id='52352'><dt id='abc95'><span id='df428'></span></dt></select></label></b><u id='b3add'></u>
                  <i id='2472a'><strike id='ce1b6'><tt id='a3ccf'><pre id='fc33a'></pre></tt></strike></i>

                      <code id='88bd3'></code><style id='e3e88'></style>
                    • <acronym id='3a113'></acronym>
                      <center id='7489e'><center id='0cb3e'><tfoot id='e94e5'></tfoot></center><abbr id='794a7'><dir id='bdd8e'><tfoot id='4cb52'></tfoot><noframes id='9b8a1'>

                    • <optgroup id='2e1e0'><strike id='8c642'><sup id='7d842'></sup></strike><code id='dc720'></code></optgroup>
                        1. <b id='8862a'><label id='741cb'><select id='0a7b1'><dt id='45877'><span id='72213'></span></dt></select></label></b><u id='d5a49'></u>
                          <i id='1f244'><strike id='932e2'><tt id='3d0b8'><pre id='e48e6'></pre></tt></strike></i>